單樞機的大愛


單樞機與星雲大師的故事

rsz_1%e6%98%9f%e9%9b%b2%e5%a4%a7%e5%b8%ab人間情意的美好

高雄市。彿光山
2015年12月15日  BY  星雲大師

  在所有天主教人士當中,與我因緣最深的,就屬單國璽樞機主教了。

  我二十八歲那年,有一群高雄青年要我講《觀世音菩薩普門品》,在一、兩千人當中,有一位天主教神父,每一次都會來聽我講說,他就是單國璽樞機主教。後來,我到南部發展,每當有天主教的貴賓造訪時,他都會安排大家到佛光山參訪。由此推算,我和單樞機之間的交誼,也將近六十年了。我與單國璽樞機主教有過多次的宗教對談,在對談中,我們有很多理念是相同的。如單樞機主教提到,他生長在中日戰爭時代,看到天主教堂和外國神父不畏強權,庇護著民眾的身心安全,當時他就發願要做一個救苦救難的神父。而我也是「這一生做和尚還不夠,來生還要再做和尚,為社會人類奉獻」。

  單國璽樞機主教,不但是一位慈悲的宗教家,也是一位君子;他宅心仁厚,處事平和,一向為我所敬重。記得有一年除夕,單樞機主教上佛光山來,我邀請他一起在法堂圍爐,用點麵食。我對他說:「明天初一,我到高雄向您拜年。」他立刻說:「我只有一個人在,沒有人倒茶給你喝!」我說:「怎麼會只有您一個人啊!」他說:「過年,大家都回去了。」我就想到,我們彼此都是宗教人士,平時信徒群眾很多,但是到了過年,就成為孤獨老人了。

  說到我們之間的情誼,雖然彼此的信仰大不相同,但卻能互相尊重。我曾告訴他:「這個世間需要很多不同的宗教,就像讀書選科系一樣,選擇自己想要的就好。」2012年8月,單國璽樞機主教因病往生,五十餘年來,我們毫無宗教隔閡,兩人情誼彼此珍惜,還曾相約來世他做他的主教,我當我的和尚,共同為世界和平努力。這樣宗教間的交流,讓我感受人間情義的美好。而他留在人間的典範,一直存活在每個人心中,與日月同在。


單樞機與連戰的故事

rsz_%e9%80%a3%e6%88%b0永活於基督的愛

台北市
2015年12月16日  BY  連戰

  時光荏苒,國人尊敬的單國璽樞機主教,離開我們轉眼間已三年了,單國璽樞機主教,生前不只是全心奉獻於教會「犧牲享受,享受犧牲」,更是一心掛念著社會弱勢族群的宗教家。

  單樞機一生秉持的信仰,堅持的理念,處事為人,無論看近看遠都有其深度與高度,尤其令人至感的是在癌症的病痛過程中,單樞機憂懼的不是如何醫治自己的疾病,而是心心念念的把握生命最後的歲月,在堅持信仰的道路上,展開為福音做見證的機會。他積極走訪各地、深入了解各層面所需,進行數百場講座,希望將天主的無限大愛,在黑暗中給人光明,在絕望中給人希望,在脆弱中給人勇氣,在痛苦中給人安慰與平安,用有生之年,竭盡所能宣揚「愛」的力量,因為他堅信,只有無私的大愛,才能徹底化解個人、家庭、社會、族群、國家、國際及全球人類的一切問題。

  單樞機做的每一件事,可謂奉行天主關懷眾生的旨意,只要是對的、好的事,單樞機主教是絕對排除萬難堅持到底,從單樞機一生為社會、為國家、為宗教、為眾生奉獻的心力,我看到了他對信仰矢至不渝的愛,並毫無怨尤的接受教會賦予他的每一項使命,也因著堅定的信仰及果斷的決定,更具體的築構全國性的基金會,有著這樣的信念意志及生命見證,而感動了許多熱忱的心,藉由社會賢達人士,共同齊一完成單樞機來不及完成的夢想,成立「財團法人天主教單國璽弱勢族群社福基金會」,希望能夠持續幫助他最在意關心的偏鄉遠域原住民孩童、青少年等弱勢族群,提供教育與照護服務,並將這些大愛彰顯在這些需要受關懷照顧的人身上,讓每一個人都能有尊嚴、並享有基本人權,因為他深信「生命的意義就是發揮大愛、活出愛」。

  單樞機終身活出基督徒的愛,他用一生的體悟,向所有人見證天主的愛及生命的可貴,並以他的堅定理念與信仰,為生命做了最好的教育,他善用生命到末刻,為上主奉獻與回饋社會,他偉大的事蹟功在社會、功在教會,而他的典範更已深植在你、我心中。


單樞機與果東法師的故事

rsz_1%e6%9e%9c%e6%9d%b1%e6%b3%95%e5%b8%ab偉大的宗教師與教育家

新北市。法鼓山
2015年12月16日  BY  果東法師

  2012年8月13日,是我與單樞機主教最後一次互動。當我在電話裡表達,法鼓山第四屆關懷生命獎擬增設特殊貢獻獎向他致敬,老人家謙稱不敢當,但念及與法鼓山創辦人聖嚴師父深厚的友誼,他願意接受,視同代表聖嚴師父受獎。他還告訴我,只要身體狀況許可,一定親自出席。未想八月二十二日即接到樞機主教歸返天主懷抱的消息,然而這個獎,他已從心底接受了。

  單樞機主教與法鼓山的互往,緣於2002年首訪法鼓山,與恩師聖嚴師父對談尊重生命。2008年,由聯合報主辦的相對論,促成兩人第六次對談。當時的單樞機主教與恩師,既是宗教家,也是癌症患者,面對信仰、疾病及面對死亡話題,侃侃而談,毫不避諱,而把疾病的體驗當成助道因緣,將死亡看待為通往永恆生命的歷程。

  單樞機主教的一生,活在天主的大愛裡,也讓世人看見這份大愛。他曾說:天主與我之間,是一種一對一,非常親密的朋友關係。我祈禱,並非光是向神祈求,而是神就在我心裡。樞機主教的心境我完全認同。從宗教來講,最深刻的信心,不在外求,乃是全副身心投入信仰實踐哪裡需要奉獻,即是宗教家安身立命之處;哪裡需要平安,便是宗教家最悲憫的道場。

  當媒體朋友問起:「希望以後的人如何記得您們?」恩師說,死亡以後,人們是否還記得聖嚴法師這個人,一點也不重要;只要記得,在無限的時空之中,有慈悲和智慧的願心存在,那就夠了。單樞機主教則說,我個人非常渺小,沒什麼可讓人記得的事情,只希望人們能夠記住:我用生命為我的信仰作見證、所宣揚的大愛福音。

  宗教的本質是生命教育,宗教師的一生是實踐信仰的歷程。在我心中,單樞機主教與恩師是偉大的宗教師,也是偉大的教育家。果東有幸親炙兩位大善知識的諄諄教導,至誠感恩。